天平家园 鹤翔航头 朱家角 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 宝山社区 璀璨徐家汇 定海家园 科瑞物业 湖南社区 健康枫林 今日虹梅 今日练塘 龙华社区 曲阳社区 庙行之声 北站社区 江桥报 太平家园 嘉兴天地 美丽顾村 和谐盈浦 金泽报道 康健社区 走进广中 川北印象 重固家园 今日佘山 永丰社情 友谊社区 今日张江 今日真如 宣桥之声 岳阳家园
关闭
新民网移动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头条 > 新民社会 > 正文

沪出租司机现离职潮 每日空置数百辆车

2015-07-06 18:24
来源:新民网        新民网编辑:沈毓烨    T | T 字号: 打印 参与评论

  【新民网讯】进入夏季后,高温的灼烧很容易推动出租车行业迎来又一轮“旺季”,但今年似乎被无限推迟了。在上海某出租车公司的停车场内,每天平均有 200 辆出租车被“空置”,那些车因为没有司机而无法上路运营,只能空置着“烧钱”。

  如果说,之前这个传统行业在与互联网的较量中,只在“抵抗”中伤及毛发,那么这一次,由内部发起的挑战,却是在其坚硬表壳上划出的一道口子,触及核心。

  为此,上海预定在 6 月底出台的出租车改革方案被迫推迟,但整个行业所需要的远不止于此。

  出租车离职潮一波接一波

  上海锦江出租车人力资源部的陈女士在 6 月,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发布招聘启事,每天都要刷新七八次。从启事的内容看,福利待遇算得上优厚:“统一缴纳五金一险、高温补贴、年终奖安全奖;每位司机每年一次体检,一次年休假,门急诊费用另报销 60%-70%;职工子女考取全日制大学还另发放奖励 ……” 为了表现诚意,在启事中还额外多加了一条,“上车即可奖励 2000-3000 元”。根据陈女士的说明,这笔钱是最近新增的福利,新招募到的司机只要上路运营,就直接发放 2000 元到 3000 元不等的现金补贴。

  但让她真正犯愁的,并不是招不到人,而是留不住人。在看似高福利待遇的刺激下,每一轮招聘都能招到一批司机,但仅用来填补前一轮离职潮带来的空缺,不出几个星期,新一轮的离职潮又会卷土重来。背后是始终都降不下来的“份子钱”。

  据了解,现在锦江出租单班车(一个人一个月开一辆车)司机每个月需缴纳的承包费用(俗称“份子钱”)是 7800 元,这个与 Uber、滴滴专车进入市场抢走生意之前的标准相同。始终居高不下的“份子钱”让司机承担了市场转变中的全部压力。这样的策略从一开始就注定如今局面。从今年开始,全国出租车行业都面临出租车司机的大批离职。在上海,大众、强生、海博、锦江均发布了一轮又一轮的招聘启事,但除了适当提高福利外,对于关键问题,他们始终“无能为力”。

  在这个行政干预色彩浓重的行业,想要有所改变艰难异常。司机对“份子钱”的抱怨和不满,企业很清楚,“这是行业调控决定的,我们的底线是什么都能商量,唯独‘份子钱’目前降不下来。”从成本结算领域看,企业所收取的“份子钱”里,30%-40% 都是必须要上交政府的固定成本,这也让企业很难在短期内擅自下调“份子钱”。

  最后的“留守”

  上海强生出租的马师傅在行程进行到一半,腼腆地拿出一块二维码牌,请车上的年轻乘客帮忙扫一扫。这块二维码牌链接的是滴滴新推的一号快车 App。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我们这是在给竞争对手拉生意啊。”但让他非做不可的原因是,多一位用户下载,他的“滴滴司机”账户内的“滴米”数值就会增加,据说,“滴米”数值越高,抢到优质单的概率就越高。尽管到目前为止,马师傅并没有抢到几单期待中的优质单,反而要面临越来越多的客人流失到“专车”队伍中,但他依然还是在无可奈何中纠结和努力。

  炎热夏天,马师傅依然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衬衫,带着白手套。之所以不像周围年轻的同事那样改行开专车,他说是因为自己已经过了 50 岁,不适合像年轻人那样去“折腾”。但言语中更多透露出的是,身为上海最早一批出租车司机隐约具有的职业荣誉感,“现在行业太乱了,只要有辆车,就能开专车,路也不熟悉,只能靠导航。不像我们那个时候,所有路都要记在脑子里,知道哪些路不堵,哪些路更方便。”对于如今互联网带来的专车野蛮生长,他谨慎地认为,缺乏了行业管制,就一定会付出代价,“现在不仅乱开,而且各种人都开始流入专车行业中,太疯狂了。”

  在上海,出租车司机的年龄在不断创新高,根据锦江出租的数据,大批 20-30 岁年轻司机的流失,直接将司机队伍的平均年龄从过去 40 岁拉升到 45 岁。

  让人意外的是,这批最终坚守在岗位的“中老年”司机却依靠“滴滴打车”打好最后一仗。

  在滴滴司机的“抢单”排行榜上,新锦江出租的张师傅始终牢牢占据了日均抢单数量第一的位置。这位年近 60 岁的司机在滴滴打车排行榜上屡创新高。从开始的排斥到现在的应用自如,张师傅手上备了两个手机,一个滴滴,一个快的,通过两个软件加起来,最高一天能接 50 单。他的诀窍是只做有补贴的短差,其中光是来自用户和滴滴的补贴,一天平均在 100-200 元,占收入的 1/3。他摇头感叹,他没有赶上滴滴和快的打架时补贴的最高峰,却在大家都退出时,捡了漏。曾经周围也有人劝张师傅去开专车,但他觉得专车不稳定,“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

  专车司机进退维谷

  如今的混乱,更像是黎明前的最后狂欢。

  20 岁出头的出租车司机小琼,在 6 月初买了一辆比亚迪新能源车,上了沪牌,想在专车市场好好赚一笔。“朋友们都说现在专车也辛苦,但我们干出租时,每天 17-18 个小时,也是家常便饭,一样的时间,收入还不翻倍?”

  但如今再进专车市场,小琼发现“并不好混”。 已经连续几个星期了,他发现,从晚上 7 点开始, Uber 上下单的用户很多都不接电话,最后还是一位心急的女乘客道出了真相:“我是来替朋友刷单的,你干嘛接单?” 他恍然发现,在这个市场中,要赚钱,比开出租复杂得多,做得多和赚得多并不等同。

  之前小琼想过先租车再买车,但租车市场的价格也在不断水涨船高,一个月接近 8000 元的租车费,和开出租时的份子钱一样高。他咬咬牙借了钱,买了车。如今,却陷入了两难的局面。一边是滴滴、Uber 的补贴系数越来越低;另一边是来自政府的夹击。私家车开专车一不小心就要被抓,罚款 1 万元不算,还要面临停业整顿。在高压执政下,他不敢去机场,只能在浦东、郊区转悠。从出租车到“黑车”的身份转变中, 他不是没有想过回出租行业,但现在对他来说,回头和前进都不容易。

  原本定于 6 月底出台的新一轮上海出租车改革方案中,将提出关于上调本市出租车起步费的相关方案,这意味着出租司机的承包金还将跟着进一步上调。这对于当下“整个行业至少上百辆车空置”的局面无疑雪上加霜。

  在失控局面下,目前,已有部分出租车公司出现松动。杭州大众公司向《IT 时报》记者透露,最近,他们开始下调份子钱,降幅在 10%-20%。上海锦江则放宽“单班”承包的强制要求,允许“单班”改为“双班”(两个司机开一辆车),单个司机的份子钱从每月 7800 元直接下调到 4800 元,这对于一批司机而言,意味着变相下调份子钱标准。但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人员的流失并未得到控制。

  一边是疯狂野蛮的扩张,一边是难以控制的离职潮,双方都面临各自的失控,一场变革势在必行,而对于身处这场变革底层的司机而言,他们的需求十分简单:“我们只想能在稳定环境下,努力地开车,改善生活。”(据IT 时报 记者 章蔚玮)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新民网事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xinminwangshi
突发事、新鲜事、有趣事
感人事、烦心事等你来爆料!
扫一扫,关注有礼!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网编辑:沈毓烨)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评分:
 /  

您还能输入300

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社会监督投诉电话、来信来访地址及电子信箱:

1. 投诉专线电话:021-64023633
2. 社会监督来信地址:上海市闵行区都市路4855号2号楼 邮编:201199
3. 来访接待:
上海市闵行区都市路4855号2号楼
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
4. 投诉电子信箱:shsxwddwyh@163.com
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通过社会监督电话、来信来访接待、电子邮件等多种方式,受理社会各界对新闻机构及新闻从业人员新闻职业道德失范行为的举报和投诉,对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进行监督。
受理时间接待时间为:
工作日上午9:30--11:00;下午1:30--4:00

查看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