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
关闭
新民网移动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头条 > 新民社会 > 正文

“船王”曾孙讲述跨越77年的中威船案

2014-04-23 15:48
来源:新民网        新民网编辑:王玲    作者:李欣T | T 字号: 打印 参与评论(0)

  视频:听“船王”曾孙讲述跨越77年的中威船案。新民网陈炅玮 摄制

  这是一个经历世纪长征、投入几代人生的家族传奇。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船王”陈顺通一手创办的中国中威轮船公司将两艘蒸汽轮船租借给一家日本公司。但他没有料到的是,次年,这两艘船却突然神秘消失。

  令陈顺通更没有想到的是,在此后岁月里,为这两艘船的索赔,陈家四代人走过了这样一条耗尽心血、上下奔走的崎岖困顿之路。

  “现在,我只想跟我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说:我们赢了,你们的心愿了了”七十七年后,船王的曾孙陈中威,向新民网记者独家讲述了这起“中威船案”背后跌宕起伏的曲折故事。

  曾经的“中国船王”陈顺通。资料图

  两艘神秘消失的中国轮船

  虽然已是陈顺通的第四代后人,但陈中威的名字里,仍然清晰地刻着“中国船王”的印记——

  陈顺通祖籍宁波鄞县,早年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海员,后来白手起家,一手创办了当时上海滩赫赫有名的“中国中威轮船公司”,并被时人称为“中国船王”。

  通过家中长辈的介绍和翻阅历史资料,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陈中威才了解到,在最鼎盛的时期,中威公司名下共有四艘船只,分别是“太平”轮、“新太平”轮、“顺丰”轮和“源长”轮,其中“顺丰”轮为6000余吨,而“新太平”轮则是5000余吨。

  就是这两艘在当时来说的“大家伙”,后来成了让陈家几代人揪心牵挂的“孩子”。

  1936年,陈顺通接到了一笔订单,一家名为“大同海运株式会社”的日本公司提出租用“顺丰”轮和“新太平”轮。

  尽管对时局也曾有过担心,但在不菲的租借费面前,陈顺通还是决定签下这笔合同,将两艘轮船租借给这家日本公司12个月,按月收取租金。为了规避风险,陈顺通还特地为两艘轮船购买了高额保险。

  起初几个月,日本公司均按时支付租金,一切并无异常。然而从1937年8月起,中威公司就再未收到过租金。更为蹊跷的是,当租约到期时曾祖父却被告知,“顺丰”轮和“新太平”已经下落不明,并就此消失在了历史中。

  中威轮船公司的“太平”号轮船。资料图

  两份接力追索的家族遗嘱

  陈中威告诉记者,苦心经营的航运公司一下子有两艘船神秘失踪,对于曾祖父来说不啻晴天霹雳,“‘顺丰’轮的名字里,暗嵌了曾祖父陈顺通之名,而‘新太平’轮则代表着天下太平的期许,从两艘船的命名就可以想见它们在曾祖父心中的地位。”

  年长后的陈中威才了解到,从1939年开始,始终无法接受两艘轮船“失踪”的曾祖父远赴日本,找到了大同海运株式会社,开始为这事要一个解释。

  1940年,大同海运株式会社以书面形式复函中威公司,称两艘船的所有权已被日本政府取得,并返租于大同,至于船只的下落依旧是语焉不详。

  直到1947年,陈顺通才得知它们的最终命运,但却是一个让他心碎的消息:两艘船先后因触礁、触雷而沉没。

  而在此前的1937年8月,中威公司的“源长”轮同其他10多艘轮船一起,作为防御工事自沉于江阴要塞;1939年6月,为保卫宁波港,“太平”轮自沉于宁波招宝山下。

  大海,成了中威多艘轮船共同的最后归宿。

  而昔日的“中国船王”也在连番打击之下一病不起,于1949年11月病逝于上海。

  “即便是在临终前,曾祖父心头最放不下的仍是‘顺丰’轮和‘新太平’轮,他甚至将其写进了遗嘱,叮嘱他的长子、也就是我的祖父陈洽群,要为这两艘船继续向日方索赔。”陈中威告诉记者,他出生时祖父已移居香港,并踏上了赴日诉讼索赔的历程。

  在幼年的记忆里,祖父常常会和他的次子、身在上海的陈中威父亲陈春通信,尽管父子相隔两地,他们的书信内容却鲜少提及家长里短、儿女情长,谈得最多的永远是“顺丰”轮、“新太平”轮的诉讼进展。

  这样的信件,前后足足写了21年,留下至少有上千封。然而,即便是耗费了几乎一生的精力想要完成曾祖父的遗愿,祖父在1992年去世前,诉讼仍未有进展。

  “和曾祖父一样,祖父也是带着遗憾离去的。临终前,他也给我的父亲陈春、大伯陈震留下遗嘱,责成他们秉承先人遗愿,继续进行诉讼。”

  至此,为了“顺丰”和“新太平”,陈氏家族两代人耗尽了毕生精力,留下了两份接力追索的遗嘱。

  四代人接力写就的传奇故事

  尽管小时候和祖父见面不多,但陈中威回忆起祖父,总会想起那番意味深长的嘱托:

  孩子你要乖啊!你知道吗?你爸爸身上,有着很重的责任和担子。”

  其实那时的陈中威并不明白,父亲要承担的责任和担子到底是什么。可他知道的是,当接过祖父的“接力棒”后,父亲也开始频繁奔波在沪港之间,陪伴他和家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有时候他一整年见到父亲的次数竟不超过十次。

  “有时我还会看到,总是在家人面前表现得豁达开朗、似乎无坚不摧的父亲,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书房里,看着一叠叠文件发呆。可每当我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他总是笑着告诉我:将来事情成功了,你就知道了。”

  然而,当陈中威终于得知父亲的“责任和担子”是什么时,事情还远未成功。

  原来在那些年里,父亲找来了中港、欧美等地的56位知名律师组成了律师团,并于1998年在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向日本公司追索“顺丰”轮、“新太平”轮船舶租金及经济损失。

  可由于年代久远、文书材料浩繁等种种原因,一直到2007年,法院才做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赔偿款项折合人民币约1.9亿元。2010年,该案二审终结,维持原判。在被告向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被驳回后,法院于2011年依法发出了《执行通知书》。

  长达20年的诉讼终有定论,但案件却仍未终结。

  2012年3月,同样是耗尽了一生的心血后,陈中威70岁的父亲陈春在睡梦中辞世。

  “中威船案”原告之一陈春。资料图

  “父亲最为遗憾的,就是曾祖父和祖父的遗愿,在他这一代并没有画上圆满的句号。”陈中威告诉记者,父亲去世后,他每当摩挲着父亲批注过的一沓沓法律文书,凝视着家族里代代珍藏的“顺丰”轮、“新太平”轮照片,总是禁不住潸然泪下。这里凝聚的是父辈三代人的坚韧和他们追求的梦想和希望。

  “我知道,不论是为了陈家三代人的魂牵梦萦,还是为了我名字中难以割舍的‘中威’,亦或是为了生我养我的这个家族,身为父亲长子的我,都到了接过‘接力棒’的时候了”。

  从此,陈中威踏上了父亲走过的路——同样是奔波于上海和香港,同样是和律师不停地开会商讨,同样是冷落了家人和孩子,可陈中威说他没有后悔,也没有时间后悔。

  “曾祖父!祖父!爸爸!我们终于赢了!”

  今年4月20日,按照父亲的遗愿,陈中威带着父亲回到宁波老家,和曾祖父安葬在一起。而恰好在下葬前的一晚,陈中威接到了律师打来的电话。

  “在电话里律师告诉我,为执行生效判决,就在当天,法院对被执行人的一艘船舶实施了扣押。”

  被上海海事法院扣押的日本“BAOSTELL EMOTTON”号货船。资料图

  前后七十七年、跨越两个世纪;两份遗嘱、四代人的接力,这个传奇故事终于渐渐接近尾声。

  “曾祖父!祖父!爸爸!你们看,我们终于赢了!你们,安息吧……”站在故乡的土地上,陈中威说,那一刻他终于泪如雨下。

  —————我是华丽分割线—————

新民网茶馆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newteahouse
无节操、有道理
最麻辣,最有趣的时事脱口秀!
你今天脑补了吗?

新民网事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xinminwangshi
突发事、新鲜事、有趣事
感人事、烦心事等你来爆料!
扫一扫,关注有礼!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网编辑:王玲)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评分:
 /  人已评
>>已有条评论

您还能输入140

查看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 |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您还未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下次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新民网友:
评论成功

评论成功,谢谢参与!

点“看微博”查看您的上海滩微博

   

评论成功

评论成功,谢谢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