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头条 > 新民晚报海外版 > 正文

博士生“爬楼党”:做魔都美景搬运工

图说:“爬楼党”田智超。

  图说:田智超在陆家嘴高楼上拍摄的浦东夜景。

  【新民晚报·新民网】在中国大陆城市中,拥有最多200米以上摩天大厦的城市就是上海;在上海,爬上过最多200米以上摩天大厦的人被称作“爬楼党”。他们是离天最近的摄影师,却时常被摩天楼的管理者限制通行;他们是美景的搬运工,希望通过摄影和后期的再创作呈现出肉眼难以看到的绝美魔都。

  田智超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在屋顶见证上海醒来

  凌晨4点半的上海,万籁俱寂。施工中的A楼就像一位钢铁巨人,没有外墙包裹,没有点亮灯火,冰冷的钢筋裸露在寒风中。工人们早已离去,没有留下守夜的保安,但是如果靠得足够近,却能听到一串脚步和微弱的喘气声,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远,像是一直要伸向天际。

  那个背着黑色双肩包在黑夜中爬楼的男人就是田智超。一层、两层,五层,十层,一股冷风吹过,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嗖”地把外套拉链提到嗓子眼儿,又继续出发。二十层,三十层,登顶!这时还只是凌晨5点半,但他没有休息,而是迅速打开背包,拿出相机,借着四周霓虹的光亮,开始试拍。

  田智超的眼皮耷拉着,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皮肤上密集的凹凸也清晰地透露着蚊虫亲吻过的痕迹。困、累、痒,田智超顾不了这许多,只是全情集中在取景框中,他要赶紧选好最佳的机位,记录上海破晓的样子。

  “这个季节,日出大概是凌晨6点,我习惯早到,给自己预留足够的准备时间。”对于爬楼,对于黑夜,对于45°仰角的上海“自拍”,他早已习惯。

  泛红的天际线、绚烂的霓虹灯将黑夜笼罩下的上海映衬得那般妩媚。突然,遥远的云朵走漏了一丝金光,太阳扑通一下钻出了脑袋。田智超手中的快门“咔嚓”响个不停,生怕错过了阳光爱抚下上海最美的那个瞬间。

  很快,整个城市从睡梦中苏醒,灯火逐渐黯去,车流声急促了起来。田智超收拾行李,重新带好安全帽,趁工地开工之前,离开这里。安全帽一是为了防范可能的跌落物,二也是万一撞上谁,不至于还要解释半天自己出现的原因,再被人轰出去。

  用镜头描画魔幻黄昏

  相比日出,田智超的相机里定格更多的瞬间是黄昏。

  夜幕降临,所有的建筑都会穿上盛装。大约是在日落前后各一个小时,人造光源和日落前后的自然光线共同发酵,这就是爬楼党最爱的“魔幻时刻”。

  田智超最爱的阶段是日落后30分钟到1小时左右,“爬楼党”称之为蓝色时刻。这时候,虽然肉眼看上去天空已经呈现出暗黑色,但是经过相机几十秒甚至几分钟的长时间曝光,大部分天空呈现出迷人的宝石蓝色,“其实相机的宽容度很低,天空太亮成片并不好看,但是这个阶段天地间光比很小,冷暖对比却很强烈,也利于后期制作。”

  当然,日落之前半个小时的金色时刻也能出佳作,这个阶段,冷色光被大气层过滤,光线呈柔和的金黄色。“如果从远方的高楼里透出一抹耶稣光,此时的上海就像是戴着光环。” 还有“爬楼党”心之所向的火烧云,也多发生在金色时刻。

  技巧有很多,虚实结合、叠加、堆桟、愠色等等,但是田智超说,最重要的还是景,遇到好天气,拿个手机拍拍也能出佳作。比起“爬楼党”,他更喜欢自居为“美景的搬运工”。

  夹缝里寻找拍照空间

  “爬楼党”这个称呼确实带着几分谐谑,因为“大部分楼不是靠爬,是坐电梯”。但是由于现在开放性的观景平台极少,隔着玻璃拍摄多少会有反光,所以想爬楼时常难于上青天,有时需要服装匹配,“身侧如果有个美女相伴上楼就很少会有人管”;有时需要道具掩护,“戴个安全帽混进装修的大楼就相对容易”;有时还需要物业开具的“通关文案”,“一些常年上锁的天台就必须物业同意,来开门了”。

  每个季节有相对固定的日出和黄昏时间,田智超总是要提早两个小时,甚至更多。不是因为准备工作繁杂,也不是来晒日光浴,就一个目的,找路!如果有谁比消防员更关注消防通道和每层楼的逃生地图,那就是田智超。“要仔细观察每一条可能的通道,看看有没有没上锁的门。”

  明明是美丽上海的记录者,没有影响任何人的生活,但是拍张照却像是“做贼”。田智超很羡慕圈子里的“老法师”,不是摄影技术有多高,是能搞得定物业,不像他,只能做个“黑户”。“我的第一张片子就是一个老法师带我上的楼。”田智超一直记得那位贵人,虽然当时手艺不精,成片也并不那么理想,但是对那一刻的上海,他有一万个宠爱的理由。

  相对来说,未竣工的工地比较容易进去。诚恳地说明来意,有时人家也就放行了。但是其他的高楼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要这家盖章、那家签字,没点新朋友、旧相识,怕是难以公关。

  当然,“爬楼党”们都有个小本本,记录着哪里的哪栋楼,什么时间可以上天台。圈里的朋友还建了好多个微信群,里面的人会相互支会,新发现的哪个摄影点,某个正在装修的高层楼面有扇可以打开的窗户,某家新开的高层酒店有个通往天台的小门没有上锁……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一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后来人能不能成功登顶,谁也无法猜测下一个发现“新大陆”的人会是哪个。

  所以,田智超反复叮嘱,让我千万别透露他去过的这些地方,“我害怕圈外的人知道了,天台的门就彻底关上了。”

  毕业后希望留在上海

  成为“爬楼党”,对于田智超来说,或许是个美丽的意外。3年前,在攻读医学博士的他还只是个摄影门外汉。说起来,顶多是个痴迷于视频剪辑、图片处理的理科男。

  但是2014年,他拥有了人生第一台单反相机,这个兴趣随后就开始悄然改变了他的生活。“刚学摄影那会儿,喜欢逛摄影论坛,跟人取经。无意间,发现了一组“爬楼党”的照片,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田智超的后期处理能力本来就有很扎实的基础,怎样合理利用技术实现他想象中的样子,他比谁都清楚。摄影能力也在不断学习和实践中得到磨练。和同行比起来,他现在最欠缺的反而是设备。

  三脚架是杂牌的,镜头是基础的,相机也是中等的,但是田智超没有因此服输:“我是器材low(低档),片子洋气!”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正计划出版一组上海城市风光的明信片,编辑在网上一眼就相中了他的作品,“要了我十几张图去,最后选用哪张,我也很期待。”

  出生,在松花江畔,成熟,却是在黄浦江边。这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现在吐字也多少带着上海味道。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赋予了魔都天然“身高”,这个高度优势又赋予了这片土地上的“爬楼党”神圣的特权。甚至每年都有些“爬楼党”中的发烧友会定期来上海“朝圣”。

  田智超还在读书,明年毕业,但是希望能在上海找到坐标。

  新民晚报记者 王文佳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无车日网约自行车?市民:乱停乱放反添堵 2016-09-22 09:05
聚合
聚焦第三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暨第六届上海市信息安全活动周 聚焦第三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暨第六届上海市信息安全活动周

第三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暨第六届上海市信息安全活动周将于9月19... [详情]

姨妈是会呼吸的痛 “痛经假”有说不完的囧 姨妈是会呼吸的痛 “痛经假”有说不完的囧

痛经这事,女性流着热汗,流着热血;“痛经假”这事,我们的脑袋却不能热。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